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溜达读书 >> 她不仅崩游戏 >> 姝色(4)

是夜,初弥趁小绿睡着后,换了一身便于行动的夜行衣,直接出了自己所在的宫殿。

要想离开冷宫并不不容易,必须要躲过那些侍卫的巡逻。

初弥先是等了一下,听力极好的她快速计算出脚步声离她的大致方向和距离,等巡逻的侍卫走过后,她迅速探了出来,然后快速躲进了夜色中。

夜里外出的宫女太监不多,但也不是没有。

因为之前路过御花园,而御花园的草木葳蕤假山又多,适合躲起来,所以她选择了御花园作为狩猎场。

黑衣加身的少女身姿窈窕玲珑,精致的小脸蒙在黑色面罩里,连那双水蓝色的狐狸眼也被她用轻薄的白纱绢给蒙上了。

透过白纱绢,她可以看到有两个提灯的宫女朝她的方向走了过来。

宫女小声抱怨着,似乎是被主子扣了月俸。

初弥迅速缩进假山的缝隙里,在两个宫女走过的下一秒,剑柄毫不留情地像打地鼠一样一敲了下去,两个宫女软软得倒了下来。

初弥先把宫灯给灭了,以免被人远远看到这有灯火来巡查,然后她把两个宫女依次拉进了假山后的竹林里。

夜风吹过,竹影摇曳。这竹林里一层外一层,又加上假山的遮掩,如果不发出什么动静的话,短时间内并不会被发现。

初弥把两名宫女都用提前准备好的衣料撮成的绳子绑了起来,其中一位嘴巴也被塞上了帕子。

十分钟过后,两位宫女悠悠转醒,她们先是一脸慌张,看到旁边的黑衣人后没被塞嘴巴的刚想出声求救,一把锋利的匕首就抵在了她的脖子边上。

黑衣人声音嘶哑低沉:“我问你答,如果你敢有什么小心思,别怪我手抖直接抹了你的脖子。”黑衣人说完又看了一眼被堵住嘴巴的宫女:“我先问她,待会到你,老实点。”

在初弥询问其中一位宫女时,另一位宫女从竹叶的缝隙中隐约看到提灯而过的一行侍卫,她的后背是一块棱角锋利的石块,被绑的手恰好可以利用石块把绳子磨断。

就在她心中一喜,绳子快要磨断时,少女却像是背后长了眼睛一样,在她欲逃跑的一瞬间,长剑划破空气,鲜血淋漓迸出,直接溅到了另一个宫女的脸上,染红了竹叶,却没有沾上少女半点。

悄悄磨断绳子准备逃跑的宫女直接变成了一具尸体,体温逐渐冷却。

被溅了一脸血宫女瞬间变成了鹌鹑,害怕地说不出话来。

最后声音颤抖地回答了面前这个杀人不眨眼的黑衣人的问题,生怕自己也像旁边那具尸体一样,死不瞑目。

初弥十分满意她的回答状态,不得不说,旁边的尸体的确起到了杀鸡儆猴的效果,把宫女想要逃跑的小心思都打散了。

问完问题后,初弥掏出一颗自己最不喜欢的芥末味的糖豆,塞到了宫女的嘴里,威胁道:“如果敢把事情败露出去,相信我,你肯定会比她死的更惨。”

刺激辛辣的味道让宫女呛了几下,她疑心自己是被下了毒药,眼泪汪汪的流了下来。

黑衣人轻笑一声,捏住了她的下巴:“方心,只是蛊毒而已。只要你不背叛我,保证能平平安安地活下去。”

演完这一处戏后,初弥再次把宫女给弄晕了,这次不必刚才,约摸要一炷香的时间她才会醒过来。

通过这次审问,初弥也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线索。

魏姝在齐灭魏的那年,也就是魏朝兆华五十七年被上一任齐帝接进了宫,因为容色姝丽直接被封为丽嫔。

有了魏姝后,齐帝眼里再也看不下其他人。短短半年间,魏姝就升到了贵妃的位置,不得不说这升位的速度差不多比得上坐火箭炮了。

但这还不够,就因为魏姝一句怀念故国的“雕栏玉彻应犹在,只是朱颜改”,齐帝便不顾大臣们的反对,用一个月的时间迁都。

没错,现在她所在的皇宫并不是齐国的皇宫,而且魏国以前的皇宫。

齐帝甚至为魏姝重修了一次金雀楼,只因为她好在高处起舞。但自她住进金雀楼后不过短短两个月的时间,她就被状告行巫蛊之术,贬入了冷宫。

原本先皇后也就是现在的太后想要拆掉金雀楼,谁知道工匠只要动了金雀楼一分,第二天都会离奇死亡。就算是名盛京师的道士也表示无能为力,纷纷推辞。

最后金雀楼被留了下来,成了名副其实的鬼楼,根本就没人敢接近。每到夜里,金雀楼上的灯笼就会自动燃起,远远望去美妙绝伦,璀璨夺目。世人便说那是魏姝那不甘心死去的鬼魂点燃的。

初弥站在假山上远眺,金雀楼比宫中其他的楼阁都要高的多,她数了数似乎有九层,每层的灯笼都亮了起来,闪闪一片,的确十分漂亮。

不过这金雀楼这么奇怪,为什么皇帝没有要求迁都呢?任谁都不想自家后花园里有一座鬼楼吧。

这个问题被初弥暂时放到了脑后,金雀楼如此显眼,倒是省了她去寻找的时间。

少女的身影重新隐没在夜色中,朝金雀楼的方向前进。

初弥一边走,一边记住走过的建筑和路线。绕了一圈,前面灯火通明,似是某个妃子的宫殿。

初弥刚准备离开,耳边朝听到了一阵脚步声。她赶紧换了一身太监打扮,畏畏缩缩地低头站在路边。

皇帝的步辇在眼前经过,走在最后面的太监走到她的面前,斥责道:“你是那个宫的,没点颜色,看到皇上也不知道跪下。”

小太监声音慌张:“公公息怒……小的是第一次见到皇上,一时愣住了。”

太监轻蔑一笑:“你是蘅湘宫那里来的吧。行了行了回去吧,不然你们娘娘又得急了。”

小太监惊讶:“公公怎知?”

太监因为听到这声音里的崇拜,这时候倒也愿意多说几句:“你们主子哪次不派人出来打听。皇上愿意宠幸谁是皇上的自由,你们主子还是注意点,要是被皇上看到,免不得一顿责罚。”

小太监声音更恭敬了:“谢公公指点。”

太监有些得意:“行了,你也快回去复命吧,下次记得小心点,否则哪天掉了脑袋都不知道。”

初弥心道她哪会知道蘅湘宫在哪里,又拱了拱手:“公公尊贵,小的哪敢先走,我看着公公先走。”

太监被“他”哄得开心,跟上了皇帝的步辇。

人走完后,初弥松了口气。

皇宫的面积不小,花了大概一个半时辰初弥才走到金雀楼下。

所幸金雀楼是鬼楼,并没有侍卫前来巡逻,因为门锁住了,她直接翻窗进去。

入目是一个池子,池子里的水已经干涸了,抬头是垂荡的紫纱,紫纱随风而起,缥缈晃动。不用想也知道原先水还在时美人浸泡在水雾迷蒙的花瓣温泉里是何等的旖旎美景。

第二层和第三层都荒废了下来,空荡荡的只剩下不能拆除的地板木墙。看着地上有些不太规则积灰,初弥猜测这里的东西应该都被搬走了。

第四层第五层堆满了藏书,堆积如山的藏书有的散落在地上,有的斜斜放在书架上,不加整理,散乱无章,全都积了一层厚厚的灰。

第六层只剩下的一张连着地板的床,床上连张被子都没有,其余家具也都没了。

第八层的空间比第七层小了许多,不过东西却是挺多的。

红木格子立地而起,上面摆满了各种各样的小玩意,有陶瓷做的不倒翁,狐狸样式的套娃,琉璃做的牡丹花灯,孔雀羽毛装饰的羽扇……

初弥拉开梨花木框绣着金星雪浪白牡丹的屏风,屏风后是一面墙。墙上有个巴掌大的凹槽,凹槽周边雕刻着复杂的纹路,隐约看出是某种图腾,看起来诡异却又富有美感。

凹槽的形状让初弥感到十分熟悉,她回忆了一下,这不就是她在废墟中挖出来的那面镜子的形状吗?

她走进一看,凹槽旁边刻着跑三圈字,第一圈是双位数的数字,从五十到六十二。

第二圈同样是数字,从一到二十九。第三圈则是刻着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十二地支。

初弥把铜镜从怀里拿出来,放了进去,大小刚好合适。

她退后几步,并没有什么变化。

想了想,她用长剑戳了戳铜镜,心道也不是按动型的,难道是扭动型的,还真别说,她居然猜对了。

她用长剑把铜镜转了一格,五秒过后,铜镜前的地板突然“咔擦”一声快速向两边收缩,一个深不见底地洞口突然出现,初弥抬手把头上的簪子取下丢了进去,木板重新合上,而她并没有听见回声簪子落地,可见那洞口要不很深,要不隔音效果很好。

初弥不敢轻易踩上那刚刚可以收缩的木板,连木板上的划痕她都觉得奇怪,生怕一不小心就掉下去。她用长剑把铜镜重新撬出来,然后把铜镜勾了过来,铜镜重新回到她手上后,她松了口气。

初弥:看来那玩意儿相当于现代的密码锁,密码位数虽然只有三位,但也不简单。要想打开真正的暗室,必须要扭动到正确的密码。

因为暂时不知道密码是什么,初弥决定上顶楼看看。

不得不说在顶楼望下去风景很好,整座京城都饱览眼前,万千灯火通明之处大概是夜市,灯火阑珊之处应该是寻常百姓居住的地方。

百姓们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现下大多应该都在睡梦之中。

而夜市里买卖歌舞不停,管弦升平。

看了一会风景,初弥重新打量周围的环境。

大概是因为魏姝喜欢在月色下迎风跳舞的原因,许多轻纱绸带从周围吊下来,绸带下端系着铃铛,微风拂过,丁玲作响,清脆悦耳,且看起来颇有朦胧美感。

初弥抬头,天花板上花了一副狐狸牡丹图。

雪白的狐狸有着一双碧色的眼睛,正半瞌着眼躺在盛放的淡黄色的玉玺映月牡丹丛中,看起来格外惬意。

画上提有一首诗:

似共西风别有因,绛罗高卷不胜春。

若教解语应倾国,任是无情亦动人。

杜鹃与君为近待,梅花何处避芳尘。

可怜韩令功成后,辜负秾华过此身。

其中有几个字有被改动的痕迹,虽然不明显,但初弥还是看出来了。

不过总觉得上面改过的字有些奇怪。

在古诗词里“西风”的意思大多为“秋风”,如黄巢的“飒飒西风满院栽,芯寒香冷蝶难来”,牡丹不是在秋天开的,应该是“东风”才对。而杜鹃和牡丹并不像,与牡丹为近待的应该是“芍药”才对。再有那句“梅花何处避芳尘”,虽说梅花的确有清冷高洁之态,也常为不沾芳尘之态,可梅花和牡丹并不相像,若是用来形容“避芳尘”,不是用“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的荷花更好吗?

初弥把这些疑问暂时放到脑后,又望向了那只狐狸。

说到狐狸,初弥不禁想起自己在冷宫里找到的和人类头发卷在一起的白色哺乳动物的毛发,直觉告诉她,那很有可能是狐狸毛。

角落里放在一个雕刻着一只酣睡的小狐狸的香炉,不知道为什么周边的事物都落了灰,这香炉却是显得十分干净,颜色也如新做的一样鲜艳,让初弥不禁想起了铜镜,铜镜也是新的古怪。

她打开炉盖,里面的香料已经差不多烧完了,只剩下香灰和一丝丝胶状物。

初弥把香灰翻了出来,用蜡烛重新点燃。

剩余的胶状物很快燃了起来,味道像是牡丹花香混合了其他的香味。

但初弥闻着总觉得这气味有些奇怪,其中掺杂着不和谐的味道,有点像——某种羽毛毛发之类的蛋白质烧焦的味道。

学过化学的都知道,如果想检验自己买到的动物皮毛是真的还是人造的,最简单的方法就是点燃闻气味,如果是烧焦的羽毛味,那么大概就是真的了。

可为什么香炉里要烧动物的毛发呢?

等等,不一定是动物的,人类的头发烧起来也是这种味道。

因为剩余物不多,很快那胶状物质就成了灰。

初弥用指甲在炉壁刮了一层,突然发现不对劲,手指甲上的,明显是一层血垢。

这又是毛发又是血的,初弥很难不想到那些祭祀啊、拜鬼神、施巫蛊之术之类的东西。

难道魏姝在召唤或者祭奠鬼神?

初弥看了眼香炉的底座形状,突然感觉有点不对劲,这香炉,原先应该并不是放在这儿的,如果她没猜错的话,它原先的位置,应该是在有凹槽那面墙前。

初弥把香炉搬了过去,果然和墙前地板上的痕迹重合了。

这下子香炉又加上墙面上看不出纹路的暗纹,更像是举行某种召唤仪式了。

初弥估摸了一下时间,再过两个时辰就要天亮了。考虑到自己回去也需要一个半时辰多的时间,她打算先回去。

差不多一夜未眠,她也困了,还是回去补个觉,晚上再继续行动。

四五层里的藏书她没有仔细看过,应该书里会有线索。

回去的路上还算顺利,一回到冷宫初弥就换回了衣服,拿出糖罐子吃了两颗糖后,她躺在床上闭上了眼睛。

确保充足的睡眠,晚上才能继续做夜猫子。

※※※※※※※※※※※※※※※※※※※※

我需要营养液的鼓励?3?

喜欢她不仅崩游戏请大家收藏:(www.liudadushu.com)她不仅崩游戏溜达读书更新速度最快。

她不仅崩游戏最新章节 - 她不仅崩游戏全文阅读 - 她不仅崩游戏txt下载 - 盏斥的全部小说 - 她不仅崩游戏 溜达读书

猜你喜欢: 这家古董有妖气我的闺蜜是妖仙神捕大人又打脸了阎王大人行行好超感应假说死亡万花筒迷案追击她不仅崩游戏被迫成名的小说家苏莲花你够了以契为证无法预计我的鬼神郎君我敷衍驱鬼好些年水生石之物极必反我从仓鼠变成了雄狮[无限流]枕边异灵冥公子重叠的盖亚世界引香诡话无戮游戏拼心少女愿予在逃生游戏里谈恋爱悬情蜜爱之暖妻神探重生之天眼女宗师
完本推荐: 虫临暗黑全文阅读万界疯人院全文阅读总裁爹地宠上天全文阅读我要充钱全文阅读超级大主簿全文阅读无敌天子全文阅读最强弃兵全文阅读莫少逼婚,新妻难招架全文阅读重生之龙在都市全文阅读超神道术全文阅读无敌强神豪系统全文阅读最牛兵王全文阅读娇妻太撩人:霍爷,宠太狠!全文阅读网游之止戈三国全文阅读空间之农妇悠闲生活全文阅读绿茵峥嵘全文阅读英雄联盟:冠军之箭全文阅读咸鱼学霸玩科技全文阅读我的师父是神仙全文阅读美国牧场的小生活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每次都找错攻略对象[快穿]黑石密码洪荒:开局杀了申公豹最强医圣风水师秘闻重生年代文孤女有空间三国:我哥是曹操开局楚霸王大周仙吏真千金她又美又飒盛爷的小娇包又在兴风作浪了娱乐:开局娶了杨老板捡到一只始皇帝唯剑独尊最强终极兵王我和女神流落荒岛的日子金刚不坏大寨主昆岗玉地球人实在太凶猛了DC家的骑士农家小命妇觅仙道霸天武魂我在惊悚游戏里封神(无限)冷宫皇后皆寂寞驯养师:我在玄武后背建家园桃运小神医(又名超级小神医乡村小神医绝品神医)纯阳剑尊强势索爱:傅少的冷面情人危情蚀骨:霍少的天价妻

她不仅崩游戏最新章节手机版 - 她不仅崩游戏全文阅读手机版 - 她不仅崩游戏txt下载手机版 - 盏斥的全部小说 - 她不仅崩游戏 溜达读书移动版 - 溜达读书手机站